来自 相约旅途 2019-09-01 14:00 的文章
当前位置: 管家婆资料大全管家 > 相约旅途 > 正文

奥斯威辛集中营幸存者肖像

在纳粹德军屠杀犹太人的历史中,波兰的奥斯威辛集中营是其中最主要的地点,曾经历人类最黑暗的时期,约有 1,100 万人在此被杀,大多数为犹太人。1945 年 1 月 27 日,苏联红军前来解放此集中营,当中 200,000 人被获释,至今约有 300 人依然活在世上。随着获释 70 周年临近,路透社摄影师为幸存者拍下一系列人像照片,让他们讲述亲身经历过的故事。

70 年了,当年他们或许是小孩,或许是年轻人,但很多幸存者对于那时的经历仍无法忘记,甚至连编号都记得清清楚楚。作为黑历史的活见证,人类有从中学习到东西,并且变得更美好吗?

Eva Fahidi,90岁,手上的是她和一家人的照片,他们全都在集中营被杀,她应该就是照片里的姐姐。(byLaszlo Balogh)

Jerzy Ulatowski,83 岁,在营内的编号为 192823,在 13 岁时被带到奥斯威辛,而在 1945 年一月就与家人策划逃脱。(byKacper Pempel)

Jadwiga Bogucka,89 岁,当年编号为 86356,她拿着自己那时候的照片。(byKacper Pempel)

Jacek Nadolny,77 岁,他拿着自己与家人的照片,在集中营里他的编号是 192685。(byKacper Pempel)

Maria Stroinska,82 岁,拿着战前的一家合照。(byKacper Pempel)

Halina Brzozowska,82岁,编号86356,她和只有 6 岁的妹妹被带走,并送到集中营,手上的是她当年照片。(byKacper Pempel)

Laszlo Bernath,87 岁,他拿着家人的照片,他们全都在营里被杀了。(byLaszlo Balogh)

Danuta Bogdaniuk-Bogucka,80岁,当年她被用于营地军医、人称「死亡天使」的 Josef Mengele 的实验。(byKacper Pempel)

Barbara Doniecka,80 岁,拿着自己战时的照片,营中的编号是 86341。(byKacper Pempel)

Elzbieta Sobczynska,80岁,与妈妈和兄弟被送到营中。(byKacper Pempel)

Marian Majerowicz,88 岁,妈妈和弟弟都在毒气室被杀,他的编号是 157715。(byKacper Pempel)

Erzsebet Brodt,89 岁,在 17 岁时被送往集中营。她记得那时候如果有人感到生病,或是快要生产,就会被送到另一架车,而那一架车抵达奥斯威辛,并打开时,车上的人全都死在里面。(byLaszlo Balogh)

Stefan Sot,83,他分到另一个劳动营,并协助党卫军的厨房工作。(byKacper Pempel)

Janina Reklajtis,80岁,她与母亲从奥斯威辛被转移到柏林一个劳动营,直至被释放。(byKacper Pempel)

Lajos Erdelyi,87 岁,拿着另一位营友的绘画。他在当年获释时,体重不足 30kg,尝试回家却倒下了,结果由一位农夫送他到医院。(byLaszlo Balogh)

Imre Varsanyi,86 岁,拿着了其他幸存者的照片。在战后 60 年他一直没有谈论奥斯威辛,因为他是全家唯一幸存者,而他为此感到羞愧。(byLaszlo Balogh)

中国摄影在线网站公众微信号,期待您的关注!(请扫下方二维码订阅)

本文由管家婆资料大全管家发布于相约旅途,转载请注明出处:奥斯威辛集中营幸存者肖像

关键词: